停车场车里要了好多次 我们三个一起要你好不好

江蜜挽着她的胳膊说:“妈妈,她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功夫。她在学校也有影响力。我带的人不能移动他们。”
“好吧,她这样,你一定照顾过她,后面还有人。”岳汝子嘲讽地说。
姜密皱着眉头问道:“我们袭击她不是更糟吗?”
“哈哈,不管照顾她的人有多厉害,她都比不上你西辰。“你想怎么照顾她都行。”岳汝子深情地对她说。
江蜜突然高兴起来,打算怎么让梨死。
过了一会儿,岳汝子突然打断了她,说:“但是,亲爱的,你要记住,不要告诉熙辰你想杀荣丽特。虽然他很喜欢你,但态度很好。如果你告诉他,很容易让他厌恶。这对你的感情不好。”
这些姜蜜的人都知道,“妈妈,别担心,我记得。”
岳汝子身体还不好,她紧握着姜密的手:“荣丽真是一场灾难,如果习晨知道了真相,要清洗她可不容易。”
姜密的眼睛一眨,心中有一丝恐惧,如果她认为裴希辰既漂亮又是裴家的继承人,对自己很听话的话,她想马上杀了荣丽。你的眼睛越来越刻薄了。那婊子一定要去晋城!”
学期结束了,有些系甚至考完了就回家了。
荣丽艺术系的期末考试就在这两天。
考试的第一天是专业课。
荣丽和思青青早早起床,直奔考场。晚上他们一起回宿舍。
其次是文化课。
荣丽和思青青一起在宿舍里读要点,等待明天的考试。
思庆庆下午只有一扇门。今天早上荣丽一个人走进考场。
女生宿舍在校园外,离校园一条街。

停车场车里要了好多次
荣立离开宿舍,正过马路时,突然被一群睡在外面的人包围。
他们手里拿着匕首,脸上戴着墨镜,身上穿着背心,胳膊上有纹身。乍一看,他们是流氓流氓,至少有十个。
荣丽的眼睛冷冰冰的。
考试前二十分钟她不想耽搁。
她说:“兄弟,我能等到考试结束吗?”
“姑娘,我不想让你难堪,我只想为你说句话。”
“这是什么?”
“那些知道她的脸的人会立刻从金城消失,否则他们就不会为对你的无礼负责!”
荣立嘲笑道:“我不去吗?”
“这个人一定对你很粗鲁。”
一个小流氓把一个流氓烟斗和他的一群兄弟吹到荣立身上。
他们剧烈地移动着,好像要把荣丽的胳膊和腿取下来似的。
荣丽不得不拿出点力气来对付他们。
过了一会儿,跌倒的声音和痛苦的哭声响起,这些恶棍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
荣丽不闲着,先选择叫醒电话,再把它接到你戴的领带上。
现在离考试只有三分钟了。
荣丽迫不及待地等着警察过来,朝调查室跑去。
她又热又出汗,迟到了十分钟。
幸运的是,她还来得及。客人瞥了她几眼,让她坐下准备考试。
考试结束时,荣丽去报警,指认了他们包围的小土匪,并做了笔录。
警察告诉她他们会进一步调查。
荣丽知道这些土匪是专门雇来的,什么都查不出来。
她谢了我,回到寄宿学校。
思青青去参加考试,她的个人物品由她整理。当她考完试回来时,人们期望她回家度暑假。
荣丽还把自己的东西放在背包里,然后她给思青青发了个短信,说自己先离开了,背着背包离开了卧室。
她没有回郊区,而是坐公共汽车去V大学。
与一所大学的校园氛围不同,V字型大学的楼房充满了奢华和奢侈,只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
江蜜是V大学的校花。任何人都可以找她。
这个结牢牢地打在她的脸上。
江米通哭了,那人倒在地上。
荣丽没有给她机会再站起来。她向她鞠躬,一只手放在脖子上,另一只手把脸迎过来。
当她半张脸转向一个大红萝卜时,前房检查室也及时听到“调查已经开始”的铃声,荣丽才停下。
姜密瞪着荣丽的眼睛,含糊不清地尖叫道:“你怎么敢打我!我不会让你走的,我要把你磨成肉酱!
既然她这么说,荣丽只好再给她一次口交。
这一击下去,两条血立刻从她的鼻子流了出来。
荣丽笑着对她说:“姐姐,你不知道,今天堵我的人现在把办公室里的茶都喝光了。”
姜密的脸僵硬了。”这怎么可能呢?“这些人都是街头的主人,即使他们做不到,也永远进不了办公室!
“如果你不相信,回去问问。”荣丽又叹了口气:“我不想再和你打架了,但是你……”
江蜜咬牙不肯哭。她浑身发抖,没有挨打的半张脸是白色的。
荣丽依然面带微笑,天真无邪,就像多年前在荣一样。
“好吧,如果你迟早不放她走,我想考试就放她走,差点让我不能参加期末考试,如果挂了,我就被一个男人罚了,你不知道这个男人很生气。
蒋密
说完,荣丽从他们脚边的一双鞋里拿出鞋带。
然后她把姜蜜绑在一棵不太结实的树上。
让他们用双臂看着那棵树。
江蜜用嘴捂住她,瞪着她,好像她被毒死了似的。
“现在是暑假。我很高兴,荣丽伸出手,和善地提醒她:“这棵树上好像有很多蚂蚁和昆虫。姐姐,如果你害怕,就打电话求助。会有人来救你的。”
姜蜜的脸突然看起来像是在吞食爸爸。
在他们可恨的眼神中,梨子让两人翻墙,直接从V大。
她又气又气,想马上把荣丽撕成碎片。

停车场车里要了好多次
她是V大学的校花,是裴希晨真正的朋友。暗恋他们的人不计其数,谁也不敢不尊重他们。
如果人们知道她被打成那样,被绑在树上,她的脸就会丢了!
她不能尖叫,她不能发出声音让人们看到她被绑在这里!
但是天晚了,校园里的人都走了。如果沉默只是树叶的声音,她最终只能哭喊求救。
她的声音吸引了几个男生,她先是热情地救了他们,后来,江蜜蒙面逃跑后,他们在V大论坛上发帖。
当V大学的人谈到校花被打绑在树上的问题时,荣丽才回家。
房子很安静,冷风时不时地吹来。
荣丽的头发变得凌乱,再往里一点,很快就看到楼里灯火辉煌。
这是房子里唯一的房子。它很大,有很多房间。荣丽在这里住的时候迷路了。
但是已经三年了,现在她已经知道了。
她双手插在衣袋里走进客厅,但见到傅金深时,她从衣袋里掏出双手坐在桌边。
傅金深吃了一会儿。当他看到她回来时,他放下盘子看了看。
荣丽不想回去,“和朋友吃饭,后来回来了。”
说着,她从女佣手里拿了一碗饭,在筷子里放了几块肉。
傅金深平静地看着她。
当她吃了两三次半碗米饭时,他打呼噜说:“他和朋友吃完饭还没回来吗?喂?聚会上的饭还不够吗?
荣立的手一抖,差点把他端上来的饭碗掉了。
她咯咯地笑着,眼睛同时转过来。
“傅先生,我好久没和你吃饭了,你一个人。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她微笑着,眼睛闪闪发光。
傅金深的脸有点动了。过了一会儿,他挂在嘴角,举起手,把一块肋骨放在她的碗里。
荣立松了一口气,说:“谢谢傅先生!”
她一直吃得上下颠倒。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25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