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随后,一群曾经大声喧哗的人突然平静下来,自动离开马路,站成两排。
顾喜也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光环铺天盖地的渗透,忍不住转过身来,想看看带来这种浓烈光环的人是怎样的。
结果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脑中有一种头晕的感觉,夹在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散落在地上,整个人向前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不相信地看到了这一幕,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古希希这次死了!
当众见总统,等着被解雇吧!
尹思晨走进会议室,突然看到一个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手里抱着一大堆文件夹。小册子散落在地上,落在他身上。
他本能地想避开,但当他看到那个女孩时,他不自觉地走上前去,把她抱在怀里。
有一口气,大家都震惊了!
天哪,总统拥抱她了吗?
天知道他们不喜欢女人!以前在社会上,那些用美貌接近总统的人受到严惩,无人幸免!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成功联系上总统!
今天,总统为了这个卑微的雇员亲自拥抱了她?
在顾茜昏迷过去之前,她看到了一张模糊的世界面孔。
我想知道为什么那张脸看起来像我一个月前遇到的那个人。
然后她完全昏倒了。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尹思晨低头一看,打他胳膊的女子已经昏迷。
漂亮的眉毛皱了皱。正当大家屏住呼吸,准备接受总裁的怒火时,尹思晨把顾喜喜搂在怀里,转身对助手说:“既然你是公司的员工,就把他送到医院去吧!”
助理迅速接过昏迷中的顾喜转身离开。
尹思晨看了看散落的文件,皱着眉头,满脸怒容,一些人立刻冲出去,把地上所有的小册子都拿走了。他们离开通道后,尹思晨眼都没眨就走了。
尹某离开时,留下了一根棍子。
“总裁先生,是不是他在烦员工靠近他?”一个员工忍不住嘀咕道:“为什么顾喜喜没有被炒鱿鱼?”
“我有点羡慕顾喜。”另一个员工被尹告诉自己的形象迷住了。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微笑着对送顾喜去医院的助手说:“恭喜你,你会成为父亲的!”
一把尺子的助手,过了很长时间才来反应!
这个员工怀孕了?
总统突然给了他这个女人,这个孩子真的是总统的吗?原来总统的性取向很正常。他不用再担心他的贞操了。
小助手为自己的安全而叹息,但同时也点燃了闲言碎语的心!
他不能再犹豫不决了,他必须迅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总统!
此时尹思晨正在会议室与一家韩国财团洽谈业务。交易完成后,韩国经济每年都有一部分由尹的财团控制!
“我们的总统非常重视这个家庭。他说,只有懂得珍惜和管理家庭的人才能够长期合作,尹校长年轻有为。韩方代表笑着对尹思晨说:“他长得很帅,生意也很大,我觉得他也是一个以家庭为中心的人,对吧?”。
“当然。”尹思晨笑着回答,“我当然很珍惜这个家庭。我们殷家的文化还是很好的。”
当时,助理的留言传来,尹思晨当即道歉:“对不起,我会先收到一条重要的留言。”
韩国代表笑着点头。
我用一个小手指,立刻打开了助理的留言:总统,刚刚昏倒的女员工经过检测,确认怀孕了。
尹思晨看到这条信息,脸色突然变了!
是的,那天好像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那一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避孕。。。但现在,显然不是。
尹思晨的脸变丑了!

尹思晨笑着点头,和对方握了握手,回答说:“我在这里等你。”
当我看到南斯拉夫代表时,尹思晨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闭上眼睛微微一窄,光挑的眼角是冷的。
这个女人怎么能背着他怀孕呢?他差点发脾气,毁了几十个亿的合同!
看来是时候找到这个女人了!
他是尹思晨的孩子。想要不是那么容易!
尹某一伸长腿,就把它捡起来走了出去。
我能感觉到总统在吹冷气,你看着几个助手,我看着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明和韩国公司的代表在一起就像春风一样。一会儿就冷了!
助手们紧随其后,担心总统会做出改变。
尹渗出公司,打开门,直接启动点火开关就走!
价值4700万元人民币的阿斯顿马丁One-77的表现当然非常出色。尹思晨瞬间消失了。
助手们赶到时,只能看到尹思晨车的影子。
“来吧,来吧,有些助手乍一看有点傻。
总统似乎真的很生气,否则他就不会开这么快了!
尹思晨在旅途中挑选了一位医院的助理:“告诉我如何承担责任?”
小手拿着手机很兴奋,连忙回答:“刚才医生诊断,送来的女工作人员怀孕6周了,而且孩子很健康。”
尹思琪的眼睛很窄。
这个女人第一次给他的时候,他无疑是她的第一任丈夫。
还有六个星期!今晚不行!
那么这个孩子属于。。。他的阴毛!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周围的气压就降低了。
难怪她没有要支票!
就是这个主意!
尹的财团500万是多少?
如果她生下了尹氏集团的接班人,别说500万,甚至500亿!
多狡猾的女人啊!
他曾经认为她是无辜的!
我在这里等!
女人,你死定了!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阿斯顿·马丁,一个漂亮的混蛋,突然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尹思晨一下车,就看到全院的医护人员都已送到院长身边,大家都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迎接。
尹先一愣,他来到医院是他临时的打算,一直没有通知任何人怎么在门口迎接医院的人。
尹思晨院长看到这一点,当然也很惊讶,但他反应很快,立即表示欢迎:“院长先生,您自己来医院有什么指示?”
阴见狭长的眼角略显酸涩。好像其他大人物都会来到医院,笑着说:“你跟谁打招呼?真是场秀。
这家医院是尹财团的民营医院,谁能出这么大的风头?
院长马上恭敬地回答:“啊,真是这样!是主席,他现在在里面!
尹某再次伸了一点腰,心底闪现出一种邪恶的幻觉。
奶奶是怎么来的?她的体检是在家里完成的,没有理由来医院!
尹思晨不敢再呆了,走上前去:“奶奶现在在哪里?”
院长立即回答说:“主席现在正在最高车站看望一位病人。”。
尹思晨很快钻进专用电梯,直接出现在最上面的车站。
这不是一个像顶楼那样的车站。
俯视全景,落地窗。
意大利的手工地毯,皇室的水晶吊灯和法国顶级艺术家的家具。
即使是最不起眼的螺丝也是用国外的空气制造和抛光的。
也就是说,只有尹主席、尹思晨的父母、尹思晨及其未来的妻儿才有资格获得这样一个顶级站。
其他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只能住在下一层的车站。
这就是身份,这就是血统。
尹思晨还没到车站门口,就听到奶奶的笑声:“好吧,好吧,只要孩子能安全成长,我们尹家不会对你不好的!”
尹思晨转过街角,看到奶奶微笑着和一位负责尹家后人的医生交谈。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26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