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只要你同意吕太太的条件,为她的继子吕金燕去崇禧,你就可以出狱。”
祁东看着侄女,笑得眼睛都闭上了。
齐小云觉得不舒服。
三年前,启东的女儿杀人,启东陷害她,把她关进监狱替女儿负责。
现在他看起来像个救世主,好像给了她一个大礼物。
她咬着牙,吐出一个字:“好!”
她被判处无期徒刑。在过去的三年里,她受了很多苦,死了。
因此,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条件,都不会拒绝作为一个人生活。
我出狱那天,天空被雪覆盖。
齐小云深吸了一口气,系了一条围巾,遮住了脖子上残忍的伤疤。
这是我小时候阿姨造成的。
她并不难看,因为有了那个伤疤,她被认为是个丑陋的怪物。
启东没有带她回家,而是去了吕某在郊区的别墅。
他一直叫我们听陆太太的话。
齐小云带着满脸嘲笑的神情。
他是吕太太旁边的一只哈巴狗,履行着奴隶的职责。
房子建在山中,废弃无人居住,仿佛又是一座监狱。
她自己下了车。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女管家把她带进房间,走到阁楼上。
房子里有地板暖气,但阁楼里没有。被梯子隔开时又冷又暖。
打开门,一股冰冷的风吹过,让他们颤抖,像在冰窖里。
风中有股强烈的气味。真恶心。它看起来像个猪圈,不是人们居住的地方。
“少爷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管家捂着鼻子,不想再呆了,转身就走了。
齐小云反应不是很好。她刚进监狱时,被粪便打得满身是尿。
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名男子未经治疗,拖着虚弱的身体,试图爬到浴室。
这样,就像一只受了重伤的动物,只需最后一口气,就可以在死亡的边缘战斗。
他光着身子,没有衣服御寒。
齐小云的心突然收缩,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了一下。
她想不到,遇险者竟是鲁家少爷卢金燕!
他是一个多么耀眼迷人的人啊
齐小云一直在流口水。
当时,祁东只是告诉她,6个月前,因为一次意外,陆某瘫痪了,由于受不了拳头,她精神失常了。
老太太决定找个人给孙子打气。
当然,陆太太会选择一个能控制自己双手的女人。
齐小云无疑是最佳人选。
如果她不听,她随时会被扔回监狱。
她原本以为,陆某虽然瘫痪了,但一帮仆人会好好伺候她。没想到她受了这么多折磨。
她额头上爆发出一股怒火,烧在身上。
卢金燕是个好人,要不是他救了她,她早就死了。
他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意外,也不应该像动物一样被一群鬼魂折磨。
卢金燕,你刚才在洗手间吗?她弯腰抱着他。
“走开!”他试着和她握手,但他太虚弱了,不敢和她握手。
当齐小云无视他那恶心的表情时,他袭击了他的手臂,把它放在肩膀上,并把它抬到了厕所。
我以为它很重,但却出奇地容易。这不是一个189厘米的人应该有的重量。
她把他放进厕所后,转身等待他的方便。
“我叫齐小云,将来做你老婆。”
她想作自我介绍,但没有人回答。在死寂中,她似乎听到了那人沉重的呼吸声。
一只又大又细的手悄悄地伸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衣服,穿上。
她没有准备好,就走了回来,滑倒在那人的怀里。

陆某拿着围巾掐死了她的脖子。
他用尽了全力。
她会窒息而死,拼命拉上围巾,试图挣脱自己。
她不想死。
父亲死了,母亲疯了,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沉迷其中,受到骚扰,但她从未想过死在过去。
她想尝尝幸福的滋味,哪怕只是碎糖。
她想要美好的生活,哪怕只是一天。
否则,就不是免费的?
另一边渐渐地筋疲力尽,力量也在减弱。她趁机摘下围巾逃到门口。
狭窄的房间里传来尖叫的笑声。
浴室里的那个人好像是另一个人。他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迹,但眼睛明亮。他完美的五官扭曲成一团。
就像一个幽灵。
他在笑,声音很吓人。
齐小云吓了一跳。
他又疯了吗?
突然陆金燕捂着头。她好像头痛。她打了两次呼噜就晕过去了。
齐小云没时间消化成千上万的情绪,就把他放回床上。
床单和被子又湿又臭,但很冷。
她给他盖好被子后,坐在床前给他脉搏。
她的父母是中医医生,她也学中医。
吕的脉相紊乱而虚弱,不仅导致肌肉和静脉严重堵塞,而且导致阳虚和感冒。
这是非人道暴力的结果!
她的心扭曲了。
她不能就这么坐着。
一滴水有泉报答。
他救了他们。

乱系列H全文阅读
这份爱,她应该回报。
她正要离开,这时女管家进来了,戴着口罩,紧紧捂住鼻子和嘴巴。
他是来送食物的。
齐小云看了一眼,一盘烂菜叶,一碗饭。
那是给人吃的吗?猪有比那更好的食物,对吗?
难怪卢严重营养不良。
管家用鼻孔看着她说:“这位年轻的先生身体不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少爷的利益。年轻的祖母应该尽自己的责任,不要干涉我们的工作。有一些规则。。。
齐小云突然把盘子放在桌上,打到角落里。
“砰”的一声,粘土砸了盘子,把腐烂的菜叶洒在地上。
管家的脸在面具后面发抖,他只想说话,但齐小云的眼睛被震住了。
我告诉你,这个疯子差点把我勒死,今天谁也不许喂他。我是个粗鲁的人,我不懂规矩。我只知道谁让我不开心,我会让他不开心!
这叫预防措施。
入狱三年后,她学会了在豺狼中生存。
由于齐小云不是好人选,管家的嚣张气焰明显减弱。
“年轻的奶奶,年轻人有不规则的躁狂。你应该更加小心。”
哦,欺负人!
这时,那人在床上呻吟,从昏迷中醒来。
齐小云转头看着他。他的眼睛很清楚。他似乎恢复了知觉。
“瘫痪,醒醒。你知道你差点勒死我妈妈吗?”
她脸色发狂,赶紧上床,掀开他的毯子。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28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