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陶希然觉得自己醒不过来了。她眼前的身影似乎在不停地颤抖。潜意识里,她相信自己的朋友林晓已经进了帐篷。
突然,慢慢靠近她的男人攻击她抚摸她,陶希然不禁有些紧张,她伸出手停了下来,小声说:“我好累,睡一会儿吧。”
她想转过身去睡觉,但那人的手不肯停下来,伸进了她的腰。
“林晓,你不想尊重我,等我做好心理准备吗?”
陶喜然不高兴,互相残杀。
“哦,这姑娘脾气真好!”
那油腔滑调的声音不是林晓说的。
陶希然从梦中醒来。她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很害怕,但她很震惊。
天哪,一个秃头胖子像鬣狗一样看着她,好像要吃掉她似的。
吓人的陶喜然拿着头上的枕头朝男子扔过去,转身就跑。
但在她出来之前,那人抓住她,把她拖回帐篷。
“姑娘们!穿什么?我的技术很好,会让你舒服的!”哦,天哪!
陶希然不理对方的话,慌张欲出帐篷。
她不明白为什么。

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
她刚大学毕业,和她谈了三年的男朋友订婚了。她同意一起去远足和野营。她中午和林晓喝了一杯,怎么会打成那样?
别叫了,林晓把你给我的。
“你和林晓在一起三年了,你的身体对他没有反应。我来帮你开发!”
那人说他脸上的表情总是不雅。
陶欣然吓得退缩了。她的眼睛通红,身体因恐惧而颤抖。
我心里很痛。
她心爱的朋友对她一向很细心,他曾经告诉她,她的身体对他没有反应,没关系,他可以等她,他们不是后天都订婚了吗?
胖子张开手,往陶熙然身上倒。
陶喜然再也不在乎多了,将瓶底扔给男子趁他不注意,赶紧跑出帐篷。
她跑的时候,身体越来越虚弱,全身也越来越热。
在很远的地方,她突然在山里发现了一辆越野车。她迅速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我看清那个人之前,我听到一个男人在尖叫。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寒冷、孤独和决心,就像一只披着寒冷光环的狼。
陶希然看着车前的男子,知道自己哪儿也去不了。
她的心在跳动,她的脸很温暖。她双手搂住那人的脖子,捂住嘴唇。
“先生,帮帮我只要你帮帮我,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陶希然说完这些话,空气似乎静止了。
那人的嘴唇又薄又凉。她非常想讨好这个男人,怕他把她从车里扔出来。
林晓的背叛。。。她不能让他成功!
如果你和这个男人有关系,至少这是你的决定,而不是被人渣陷害。
从他的外表来看,如果他后来发现了她身体的秘密,他不会被迫的,对吧?

在门口,胖子紧跟在他后面,露出叛逆的微笑,质问着射玻璃,陶欣然咬着他的下唇,眼泪流了出来。
当时,男子把她推开。
陶喜然绝望地闭上眼睛,以为要把她推倒,就开车走了。
车开得越快,山越高,像猎豹穿梭,虽然颠簸,但勇敢。
陶希然看了看那个人,很难发音。
他的剑和星星的完美轮廓就像从卡通中走出来,他的眼睛就像黑夜中冰冷的星星。
他没有回答陶辛娜的话。他似乎很匆忙。他不时往下看。
陶希然把眼睛往后拉,伸出手来。
“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我……”陶欣然的脸有点红,身体越来越热。她忍住咬了牙。
“我不会碰你的,你就在大街上。
陶希然虽然想告诉那个男人不要碰自己,她会还给他别的东西,但当那个男人这么说时,她很惊讶。
天气太热了。
陶希然想把车窗打开,可现在车一颠,男子为了避开保险杠,突然把方向盘打开。
陶希然倒在男子身边,把头埋在腰间。
陶希然,为了稳住身体,不自觉地用双臂搂住男子的腰,当她抚摸他的腰时,她的思想突然爆发!
她曾试图抑制它。
当她碰到一个男人时,突然忍不住。
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手滑进了衬衫里。
季汉川不在乎自己的事。他正要去见他的队友,但当小女人逃到车上时,他看着她颤抖的眼睛,有一刻觉得很熟悉,这让他很柔软。
他命令双手握住方向盘。
然而,陶希然似乎对此一无所知,只是抬起头舔了舔嘴唇。

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
季汉川脑海中那血淋淋的红唇,突然闪现出一张三年前他执行任务时的照片,那晚他是被敌人设计的。
小猫般柔软的手,鹿般惊恐的瞳孔,美丽的嘴唇也是如此。
他一动不动,继续开车。
你的手更进一步了。
“你在玩火!”
突然季汉川把车停了下来。
陶希然觉得自己会被火烧了。后来它像一条小溪一样被浇灌,像一条流入河流的河流,被点亮了。
但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恨她。
我觉得她不是主动的。我觉得她很便宜。
他并不为她感到难过。
陶希然虚弱得睡不着觉。
醒来时,陶希然在一家宾馆里,四周都是亮丽典雅的装饰,但她的整个身体却痛得像一个破碎的框架。
一定是她和送她来的人,对吧?
她站起来发现那个人什么也没留下。
是的,他认为她是个不留下自己信息的贱人。
但陶希然看着他,有点奇怪。
你真的有关系。
她的健康出了问题。
是同意接受他,还是因为。。。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37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