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学长们(NPH

晚上苏志华和她躺在床上。她身后的那个男人现在不见了。
帐篷外面,寒风静静地站着,吹在脸上,就像刀割在脸上伤人一样。
“上帝啊!”那人站在树下迎风。
这时一个摸不着的黑影悄然出现在男人身边,他弯下腰,弯下腰来。
“我哥哥有什么消息?”那人薄薄的嘴唇轻轻张开,声音很冷。
你若归向耶和华,必没有你的威严。只是这两天二太子和殿下去了皇宫,但他们认为他们还有别的想法。”
哦?
“殿下多次提到苏小姐,问苏小姐和先生你在哪里。”
苏小姐,这是苏智的画。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提起苏字,却让黄浦南想起留在年轻的苏志身边。
他的脸,柔嫩的,柔嫩的,仿佛他想挤水,一张他不相信的柔软的脸,来自大地。
“莫风,你最近应该多注意她的动作,还有苏之的画。黄浦南清楚地记得,他是在婚礼前夕逃跑的。他在军营里是匿名的。军营里的人只知道他是包王爷的亲信,却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包王爷本人。
没有人会相信它,即使它蔓延。黄浦南,一向愚笨的财宝王子,其实是一位勇敢善良的将军。他武功好吗?
“告诉先生,苏小姐已经在家里好几天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店里的传言。莫风是黄浦南的保镖,也是他有力的武器之一。莫风为黄浦南研究了很多事情,把事情交给他就放心了。
“改天你可以在家里走来走去,以王的名义给苏小姐买些胭脂粉和衣服。”苏小姐娶了他,但他却逃过了这场婚姻,这让苏小姐感到羞耻。即使他和苏志华只见过一次面,黄浦南也受不了,于是命令莫峰有空时多看苏志华的照片,算是小小的补偿。当他回去的时候,他正在谈论离婚的事。

学长们(NPH
一个叫莫峰的黑人看着黄浦南,但在他美丽的脸庞下却有一丝研究和怀疑。他想问黄浦南,但他不会说话。最终,他放弃了。
苏志华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她梦想着自己的前世,梦想着黄浦瑶的军队向京都挥手,梦想着人民被驱逐,梦想着自己的生命被毁灭。这一切都是她的理由。
她穿着一件鲜红的婚纱,头戴凤凰冠,坐在轿子上。
娘,救救我!一个血淋淋的身影突然倒在轿子前面。她的眼睛被挖了出来,手指甲被分开拔了出来。她的全身都受伤了。
苏志华意识到是她的仆人雪清。
她吓了一跳,大喊雪清:“雪清,是谁让你这样的?”
“娘,你忘了是娘吗?为了和黄浦尧在一起,娘下令挖女佣的眼睛。”
“我没有,雪清。我把你当一个好妹妹。我该怎么做?”
当时,又有两个人出现在她面前。一个是她的父亲苏文轩,另一个是她的母亲。她的父母被斩首,脖子上留下一道大伤疤。
“知画伤爹”,没了头的苏文轩一步步走向苏志华。苏志华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为什么他们的父母会变成这样?
“志华,如果当初听了父亲的劝告,父母就不会死在黄浦耀的偷狗贼手里了。志华,你不能再被这个偷狗贼弄糊涂了。”
“爸爸,妈妈!”
志华,过来,到我这里来,黄浦尧穿着龙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他美丽的脸上充满了近乎邪恶的微笑。他向苏志华挥手:“你过来,我来保护你。”
“姚,我父母,是不是雪清?他们杀了她,她不敢相信,但她亲眼看到了。
黄埔瑶脸上的笑容没有褪去。他还引诱苏志华:“志华,你跟我在一起十年了。你以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我已经十年没配你了?

他的声音很柔和,好像还在梦里。
苏志华觉得耳朵烧焦了。她想伸手摸耳朵,但黄浦南站在她面前,她不敢。
“怎么了?”她看起来不太好,他只是问。
“将军,我的部下真的不记得了。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有很长的梦想。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母亲和哥哥告诉我我被下药了。他们也去村里的医生那里治疗,但没有效果。”
黄浦南突然说:“你的祖籍在哪里?哪个村?
莲花。莲花村……”苏智的画在作画过程中被用来欺骗景松。程劲松也可以作证。
“如果将军不信,你可以告诉部队的程劲松,他是老乡。”
程劲松?黄浦南命令程劲松马上来。
不久一个年轻的士兵走过来。当他看到苏志华时,突然心烦意乱地说:“苏志华,我还在到处找你。你现在真的很生气。你进军营没多久,就当上了副将军。”
程劲松不介意。他很简单,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他的仕途并不一帆风顺。在被黄埔瑶欣赏之前,程劲松总是到处碰壁。但在展示了惊人的才华后,他被安排在黄埔瑶的指挥下。
“苏智,你一定要在将军面前替你哥哥说几句话!”程劲松对苏志华说,目前的奇怪气氛还不完全清楚。
戴面具的人说:“程景松,苏智是你的家乡吗?”
程劲松如愿以偿。他点点头说:“是的,苏智和我是同村人。我和他来自荷花村。他是我的同胞。”
“听说荷花村姓陈。为什么他姓苏?”
程劲松是一位伟大的老人。一开始他没有仔细考虑。
他搔了搔头:“好吧,你得问问苏智。”
黄浦南斜视着他们。苏智的画正盯着她看。
起初她想赢得一个有力的帮助,但突然间成了她的绊脚石。
程景松说,如果这一切都是听她说的,那么查一查说荷花村没有苏芝,她的身份就会得到确认。从黄浦南可疑的性格来看,她肯定不会和她在一起。那她就更难找到凶手了。如果她运气不好,她父亲可能会卷入其中。

学长们(NPH
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冻结,黄浦南手里默默地握着刀。
只要他发现苏芝的画可疑,就毫不犹豫地砍掉了她的头。
黄将军,你睡着了吗?就在这时,林申将军的声音突然在营外响起。
黄浦南怕苏文轩说:“还没有。”
黄将军,请走,元帅有事商量,林深的表现显然扭转了局面。
黄浦南不再问我了。他穿上浴衣出去了。
当苏志华站在同一地点时,程劲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就走过去打了苏志华的肩膀。
苏志华与他的思想有关。如果他拍了这样一张照片,他的三个灵魂几乎都消失了。
她脸色苍白:“程大哥,好,你打我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苏智,将军,你什么意思?你叫我来的?他太容易理解了。
苏志华只认为,像他这样单纯的人欠黄浦尧的,就是占他的便宜。
但他没什么脑子,他可以用。
趁黄浦南不在,苏志华说:“程大哥,如果将军再问,你就说我是你的远亲,我是你暂住河花村的乡亲。你和我见过面。”
“为什么?我们到了兵营才认识。
苏志华摆出副将军的架势:“你是想被将军重用,还是只想做一个无名小卒?即使你死了,你也没有什么禁忌。如果你没有尸体,没人能认出你。
“我当然不想那样。程劲松立志要出类拔萃。我也想辐射我的家庭。当我凯旋而归回到韩国,我会有一个可爱的媳妇,为自己生一个孩子。那么我的生活就完整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呢?”
“兄弟,下次将军问我,我就告诉他。”他敲门。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38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