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都是车的文章(孙宛儿)最新章节目录

陈晨走进门,早上被一群神秘人暴力阻拦,带进公司。就连他也不知道他想见什么大人物。
“很好。”秦麒麟点点头,笑着说:“让我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王家要娶你妹妹陈梅。只要你这么做,王家就会给你的公司投资10亿,而你。。。我私下再给你5000万。这个怎么样?”
秦麒麟压低声音,弯下腰,认真地说。
“这张卡是1000万元,首付。你姐姐结婚后,我就给你的卡打电话,要剩下的4000万元,“秦麒麟就用这个把一张黑卡直接塞到了陈的手里。说完,秦麒麟转身走了几步。
看着手中的名片,陈的心跳得很快,整个人都干了。
陈晨使劲按拳头,手掌开始流血。
陈的心脏在旅馆里疯狂地崩溃了,他的血涨了起来。他下榻酒店时,一次抽一支烟,投资5000万元和10亿元。
陈晨思想离开,眼眶通红,陈梅怎么能答应这样的事?
陈深吸了一口气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公司没有走。回去给奶奶!在车上钻孔时,陈某直接打电话过来,当车开到别墅时,陈某急了:“奶奶,你给我选吧!”
“怎么回事?”
在别墅里,奶奶背对着陈晨掌中的念珠对着观音。听到陈晨的话,她气得转过头去看。
“奶奶,我刚见到王家。”
“尽可能!”姥姥突然脸色一变:“面颊还没死吗?他蒸发过吗?王家的失踪在苏州和杭州非常震惊。据说是个大人物惹上了麻烦。他们让陈家去问。你只听到一句话“它遍布世界。”
陈家再也不敢过问这个家庭的生死。
“都是在外打工5年的陈青,陈晨跪在奶奶面前,流着眼泪鼻子说:“他惹了一个伟人。他跑回去了。这位伟人回来为我们报仇。”
“他听说我们家要嫁给王家,所以一言不发,就先毁了王家。。。他后来发现他们人了。”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陈晨喊道:“现在他们要陈梅嫁给王家的傻子,折磨我们,说如果我们不同意,我们再抓我,最后想像王家一样消失!”
“你,你这个傻瓜!”奶奶脸色发白,整个人剧烈地颤抖。
“我不是在胡说八道!”陈晨喊道:“脸颊刚从机场捡回来。奶奶,你可以找个人问问。”
“他们还同意只要陈梅结婚,就给我们公司投资10亿元。”
当陈看到奶奶打架时,她抬起头来。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鲜血和窃窃私语。
听了陈的话,她已经听说前面的话是真是假了。只有最后一句是真的!
嫁给陈梅,给他10亿!
公司发展好了以后,就再也顾不上发展了。
奶奶上气不接下气,胸口剧烈摇晃,眼睛盯着陈的脸。
陈的脸上闪耀着疯狂的光芒。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爸,”奶奶一拳打在陈晨的脸上。陈晨很蠢。
“嘿,结婚的女儿,泼水了。”太奶奶的脸又聋又狠。
将来陈家的首领呢?如果你不保护陈,你会保护陈梅吗?
“你马上就会找到藏身的地方。在陈梅结婚之前,苏州和杭州的全镇人一定看不到你!”
对!陈晨看上去很兴奋,坚持住,弯下腰,转过身,站起身就跑了。

“妈妈。”陈梅身穿白色制服,樱桃红的嘴唇,轻轻地滑进下唇,望着别墅,表情显然有些勉强。
“算了吧,都在那儿,看看吧。”徐白叹了口气,安慰自己。
不管姥姥怎么说,他们都想关上门过好日子,小青回来后,他们就住在一起,安排婚事。
你不想为陈家担心,不管是漂亮还是贫穷。
陈泰山洗了洗嘴唇。他的表情显然有点激动。让我们最后一次来吧。”
“给奶奶。”
“奶奶病了。”叔叔擦了擦眼泪走了出来。当他看到自己的白脸时,几乎上气不接下气。
“哥哥,妈妈怎么了?陈泰山脸色变了,嗓子都哑了。
“上楼看看这个。”叔叔抹了一会儿眼泪。
现在连陈梅都慌了。他带着徐白和他的叔叔冲了上去。在别墅二楼的房间里,来了一位身着白色大师服的医生,他叹了口气,看着这些家庭,摇了摇头。
“你好吗,医生?”
大白师的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说实话,情况不太乐观。人们害怕,脑出血。。。简言之,这是中风。这要看后续情况是否严重。如果病情严重,会导致偏瘫甚至完全瘫痪。很不幸。”
医生的脸很沉。陈泰山的脸很白,呼吸很难控制。”“兄弟,怎么会这样?”陈泰山拉着叔叔的手:“家里怎么了?”
“嘿,你……进去看看这个,叔叔哭了。
全家人都不理叔叔,赶往车站。在车站,奶奶脸色苍白。她躺在床上挂着药水。几个小姐妹忙着:“妈妈,你怎么了?”陈泰山冲过去,拉着奶奶的手。
“泰,这是泰山。”泰奶奶睁开眼睛看着陈泰山。她很虚弱,大声喊道:“陈晨被抓获了。”
“什么?”陈泰山的家人感到震惊,完全不知所措。徐白和陈梅对视了一下,又对视了一下。
“你儿子在外面惹麻烦。”奶奶哭着说。
“陈青怎么了,谁抓了小陈?
陈泰山慌了,说昏迷了。
“第二,你还记得几个月前的王家吗?”舅舅抹了抹眼泪,大声喊道:“是那个大个子带走了王家。”于是舅舅又把整个故事讲了一遍。然后整个车站都关门了。
“他们说如果陈梅不嫁给王家的傻子,他们就把票撕了!”
于是舅舅放声大哭,扑倒在地板上。尖叫声立刻在整个车站变得一片混乱,连奶奶也一起哭了起来。
陈梅的脸很白。当时没有血迹,她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小美,我能做什么?”当她握住陈梅的手时,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叫:“陈陈还是那么小。恐怕他是好是坏。”
“奶奶曾经对你很刻薄。那是奶奶的偏见。现在奶奶向你道歉,向你道歉!”
于是奶奶伸出手来,朝自己的脸上打了一拳。
“给奶奶!”
陈梅几乎绝望了。大便跪下来握住奶奶的手。只剩下陈泰山和徐白,脸上没有血迹。
叔叔还在哭,奶奶还在哭,拉着陈梅的手。
“我向你道歉,我向你道歉!”
奶奶一拳打在她的脸上。最后,整个人的脸都红了。
“奶奶,别吵了!”
陈梅终于攻击了奶奶,大哭起来。
5分钟后,陈梅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嘴角慢慢拉起一个暖气片。这是自嘲和自怜。陈梅曾经认为自己可以和陈泰山一家好好相处。
陈梅曾经想,只要努力,将来一定会幸福。
陈梅曾经想,即使奶奶太古怪,只要哥哥身体好。
陈梅曾经想,即使公司破产,被陈家绑架,也无所谓。
为什么我不能生活得这么好,满足这么简单的要求呢?陈梅近几个月来,她脑海里浮现出近乎梦幻般的创业精神。
一美大清的员工友好勤劳。
她一直认为生活会越来越好。
即使公司以10亿的市值掌握在陈家手中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41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