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共侍一夫双飞,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这一次战神祭,如果要说余连有什么一定想要看的东西,自然便是泰坦舰,这种号称一艘便能镇压一整个星区的庞然大物了。她们是银河文明史上建造的最庞大,也是最强悍的太空飞行器,本身就代表着两大阵营的权柄。实际上,真要论吨位和尺寸,有些超大型的无畏舰真不一定就在泰坦舰之下。她们同样也布满了能够近距离硬抗恒星氦闪的各种装甲和护盾,装备着足可以毁灭上百个居住星球的武器。此外,也同样能借用恒星的光照充能,以及近乎无限的动力模式遨游苍穹。可是,每一艘泰坦舰却都拥有其余战舰所没有的神秘学特质。这可不仅仅只是在船上安装一些灵能阵列和炼金武器那么简单。据说,当然只是据说啊,每一艘泰坦舰都是有灵魂的。每一艘泰坦舰,其实都是活着的。更据说,泰坦舰的更新换代,与其说是换装更强大的战舰,倒不如说是给那些活着的“船灵”换上一套更合用的身体罢了。……当然,以上归根结底却都是都市传说。就算是有了上辈子经验的余连,也不能完全确定这一点。上辈子,他和泰坦舰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是和义勇军的小伙伴们成功地登上了晨曦天使号,向着舰桥发动了敢死攻击。大家的目的是对已经登上了帝座的布伦希尔特女皇进行斩首。那是余连两辈子经历过的最惨烈的战斗,大家的每一步前进,都会倒下一两个身经百战的战友。泰坦舰内的通路已经被鲜血和灵能者们临死前自爆的光能覆盖,却也没心思关注别的了。传说中每艘泰坦舰中都会有的“船灵”,当然也是完全没注意到的。这么一想,帝国人还真小气。既然这么大张旗鼓地请来了各国代表组成了规模庞大的军事代表团的,便请大家上泰坦舰上去坐坐又如何呢?把大家赶到星球上的观察哨里算是什么?太没诚意了吧。现在,萨尔纳星球的观察哨里,来自共同体的军事代表团成员,三个人类和三个“机器人”正汇聚一堂。以格里菲斯将军为首的铁军联合体的军

文学

事观察团成员,这段时间一直都不务正业地往协调机器人工厂的遗迹里跑,不知道还以为是来考古的呢。不过,再怎么不务正业,这种或许会决定整场演习胜负的舰队决战,还是不能错过,便还是老老实实地看起了直播。“怎么样了?泰坦们来了吗?”进门的余连道:“我不会错过什么大场面了吧?”在他离开之前,双方正在呼朋引伴,聚集在赤冕B星系之中的战舰已经超过一千五百艘,正经已经战略决战的态势。就连无畏舰都已经到场了十几艘。在这种情况下,泰坦舰再不出现也就说不过去了。虽然没办法登船近距离看个究竟,但在附近观察一下,却也是极好的。余连想。“蓝方的苏尔号已经抵达了。”格里菲斯将军的部下A,那个军绿色的指挥官黑罗士友好地回答道。“才到了五分钟,还没有进入战场。您什么样没错过。”灰色的工程官詹果说。格里菲斯将军依然穿着它那身红黑色的主角范儿十足的装甲,一脸迷醉地盯着屏幕。好吧,虽然那一身铁罐头的外表上当然是不可能有什么表情,但余连分明便从那双闪烁的电子眼中看出了迷醉的情绪来。当然,也有可能是,身为灵能者的格里菲斯将军并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情绪波动,这才被余连察觉到了。“好美…

白天是狗,晚上是丈夫

…美得让人渴求。”格里菲斯将军突然喟叹了一声。明明就是没什么情感波动的电子音,但是却莫名地充满了饱满的情感和慨叹,一声感慨中就仿佛包含了一个民族的渴求。“你渴求的东西还真多。”余连笑道。“全宇宙,哪个民族会不喜欢泰坦舰呢?”格里菲斯将军扭过头,用电子音呵呵了两声。“是啊!连我这个对科技啊军事啊一窍不通的修行中人,也都喜欢泰坦。”旁边的大师兄也道。身为“陆战队大猩猩”一员的波帕斯少校咧开了嘴笑着不断点头,一副泰坦舰就是信仰的样子。好吧,他们的反应其实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就算是对一般民众来说,泰坦舰便都是信仰。荧幕上确实是一艘非常华美的军舰,整体呈现的是飞梭的形状,但船面非常光滑圆润,几乎看不到任何棱角。其整体涂装是红色、黑色和金色组成的,红色似火,黑色为铁,金色则是高贵的晨曦之色。宛若镜面一样的光滑船身,反射着数亿公里之外的恒星的光芒,在黑暗的虚空中熠熠生辉,宛若神祇。这种过于华丽的战舰只要穿梭于虚空之中,那就肯定是方圆几千万公里之内最靓的那个仔,自然就不存在什么保护色了。不过,既然是泰坦舰,那就应该是遗世独立的,就必须是宇宙战场上最靓的那个仔。至于会不会被集火什么的……呵呵,主不在乎!按照帝国舰船的命名规范,基本上是会用蒂芮罗古典神话中的各位主神,已经晨曦皇朝历史上的大帝们命名。而这艘“苏尔”号泰坦舰,自然就是余连刚刚参加战神祭祭奠的那个战神苏尔了。这也是晨曦皇朝历史上的第七艘苏尔号了,也是帝国现役的十六艘泰坦舰中年级最大的一艘,乃是参加过第七次银河战争的功勋舰了。一直以来,也是大元帅府掌旗大臣,帝国最高军令长官,埃斯泰元帅的座舰。据说,这也是苏尔号最后一次参与这等规格的军事行动了。在“荣耀使命”军演之后,苏尔号的舰体便将封存拆卸退出现役,但大元帅府明年便会接受两艘新的晨曦天使级了。不过,苏尔号在此,便应该说明,作为蓝方最高统帅的埃斯泰元帅,应该是也到了。“埃斯泰元帅怎么沉不住气的吗?”余连有点小惊讶。他对埃斯泰元帅的认知不多,也没有打过交道,只知道这是一位性如烈火,坚不可摧的猛男。只不过,这位参加过第七次银河大战的老将,也已经是快八十的主儿了。通常来说,人上了年纪不都是会沉稳起来的吗?“毕竟是演习嘛。或许也想要检验一下麾下将士们的战术能力。另外,埃斯泰元帅有一个有点,便是在任何时候都敢于下注。他就算是打定了撤退的主意,但也一定会率先集中优势兵力,在对方主力抵达之前狠狠地咬上一口的。在第七次银河大战的时候,他就就是这个风格了。”澹台靖笑道。这话可不像是不懂军事的样子。余连在心里笑了。另外,想当年啊……啊不,想未来啊,您为义勇军的敢死队订购强袭船的时候,可是全程用剑盯着黑船厂的人完成改装的。从那些强袭舰后来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来看,澹台靖至少得算是半个专家了。当然,大师兄说得确实也对。对埃斯泰元帅来说,所有的兵力都只是可以随意丢上天秤的赌注,便是他自己的泰坦舰也是如此的。后来的战况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杀入战场的苏尔号就真的仿佛是乱入了战场的英雄单位似的,瞬间便遭到了红方数艘无畏舰的围攻。可是,她却宛若出现在风暴之中的山峦一样,坚不可摧,傲然耸立。有了泰坦舰作为主心骨,兵力居于劣势的蓝方居然获得了战术层面上的优势,给了敌方远大于自身的损伤。埃斯泰元帅似乎是准备通过这一仗,告诉对面的年轻的法瑞尔上将,“老夫一日不退休,尔等还是打替补的”。如果获得了不少战术成果的蓝方,真的能按照埃斯泰元帅的计划,安然撤出,这样的目的地便能够达成了吧?可是,就在蓝方准备见好就收的时候,左翼分舰队的行动表现出了一定的犹豫,被红方抓住了破绽,直接对敌方舰队之间开始薄弱的结合部发动了猛烈攻击。红方再损失了三艘战列巡洋舰的情况下,总算是完成了对蓝方左翼的分隔包围。这支舰队是由索雷恩王军和四个帝国“盟友”组成的联合舰队,其指挥官当然不是大选帝王中

我家有三只狗,每天和我做爱

最能打的索雷恩王本人,而是他的长子德赛约公爵。用实战演习来给二代们练手,这本就算是传统艺能了。而且,德赛约公爵今年也是三十六岁了,在军中一直以来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这点小破绽被对方抓住,不能说他无能,只能说明对面法瑞尔上将的嗅觉太明锐,红方分舰队提督们的执行力也太高了。仅凭这一个细微的战术变化,余连就不得不为帝国海军数个大拇指。他相信,正在旁观的列国军事观察团们,也都会和自己一样。说白了,大规模的舰队决战,可并不像小说家想象中的那样,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诡计花招,各种各样的临阵调整和现场变阵。而一旦开战,战术变化也从来谈不上复杂。这个时候,能够抓住对方细微破绽扩大战果的,都是全军整体素质的完美体现。这是指挥官的洞察力和决断力,将士的勇气和执行力,舰船的质量和备战状况,全方位优秀,才能产生的化学效果。“帝国军,果然是天下无敌啊!”格里菲斯将军再次叹息了一声。“据我所知,铁军联合体的舰队,已经做到了某种程度的自动化,论执行力,应该是在帝国舰队之上吧?”余连笑道。格里菲斯将军没有马上回答,倒是那位指挥官黑罗斯道:“如果是我们的话,或许在一开始在接触作战之后,就会选择撤退,是不会扩大战场规模的。就算是战场不受控制地扩大,也不会冒险让旗舰加入战场吸引敌人火力。就算是敌人出现了刚才那样的破绽,也不会让三艘战巡作为诱饵的。”“我们计算得太多,便也就失去了赌博的勇气。”格里菲斯将军说:“我一直都觉得,这才是我们钯莱人最大的种族弱点。可惜,我的大部分同僚们并不认同这一点。”“这,应该说你们是稳健而敦实的民族吧。”余连道。这个时候,发生在赤冕B星系的决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埃斯泰元帅性如烈火,凶狠暴躁,但他却非常受到帝国官兵的爱戴,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他是一个从不抛弃战友的统帅。见己方左翼被包抄,他并没有按照原计划撤退,反而喝令舰队扭头救援。而这个时候,属于红方的总旗舰,以蒂芮罗神话中的智慧女神,芮莱希娅号泰坦舰也进入了战场。这个时候,双方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舰队兵力,已经聚集在这个只有四颗行星的星系中了。芮莱希娅号比苏尔号年轻二十岁,算得上是正值壮年的完美战舰。她带着几艘无畏就这么扑了过来,摆出了一副要把蓝军旗舰当场击沉的样子。然而,面对敌军优势兵力的围攻,苏尔号继续扮演着全军中流砥柱的角色,面对对方同规格主炮的轰击,却始终屹立不倒。如果是普通人,大概都觉得帝国导演部是在作弊了。可是,在场的几位都是行家,知道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展开了。第七次银河大战,已经证明了苏尔号的能力了。那玩意可是被联盟的两艘泰坦舰和三艘无畏舰围殴了一个昼夜,却依然安全退出战场的宇宙级老乌龟啊!“况且,帝国也是不会允许泰坦舰在演习中被击沉的。”格里菲斯将军说。“是的,这是镇国重器,也是信仰,可不能随便让人看到狼狈的一面。”大师兄看了余连一眼,露出了笑:“星界骑士团已经狼狈过一次了,泰坦舰的神话,当然是能保留多久,便尽量多久了。”“说起来,上次大战中,有泰坦舰被击沉的例子吗?”波帕斯少校问道。“帝国有五艘,联盟是七艘。不过有四艘是被要塞炮击沉的,有一艘是在重伤返回本土船坞的时候遭到了偷袭。有三艘是被潜入的灵能者军队炸毁在船坞里。剩下的四艘,才是在舰队决战中被击沉的。”余连说。“是的,但是有三艘是损失在了跳帮战中的。有两艘是因为能源核心、武器库以及维生系统都被彻底破坏,只能选择全员撤离。还有一艘,则是由于舰桥和动力核心都即将被攻陷,舰长不得已选择了自沉。而在炮战中,被击沉的只有一艘。”黑罗斯指挥官补充道。就不提以血条和防御力冠绝银河的苏尔号了。在第七次银河大战中,落单的泰坦舰和对面的同境遇的敌舰相遇,对射几个小时都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只能互相比着中指撤出战场的离子,可真是要多少有多少。“演习目前的表现,也是符合真实的。”格里菲斯将军道。“所以,您的意思是说,要想击败帝国和联盟的泰坦舰,跳帮才是最好的选择吗?”澹台靖若有所思。“数据是不会作假的。”格里菲斯将军道。澹台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谢谢您。”等等,什么时候就开始扯到对泰坦舰的攻坚战术上了?而且你们的路线完全跑偏了啊!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44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