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学长们(NPH

低下头,虞渊皱眉看向七彩湖。一条条袖珍的七彩小龙,如绚烂闪电在跳动,透出一股明显的生机,且散逸出轻微的空间气息。虞渊眼瞳深处,渐渐地,仿佛也有彩霞浮现。嗤嗤!他站立的斩龙台,边沿同样荡漾着彩色神霞,仿佛正帮助他,极力去感知什么。“小子,你在看什么?”煌胤神色不见慌乱,表现的相当镇定,他顺着虞渊的目光,看了一下七彩湖,“你是想下去么?”“也不是不可以。”虞渊洒然一笑。他在出手前,就觉察出在七彩湖的湖底,有异常的空间波荡。原先那臃肿魔怪,庞大魔躯坐落之地,便是空间波荡最明显的地方。这让他不自禁地,和“源界之门”联想起来,怀疑七彩湖的湖底,存在着隐秘的通道,和外界进行着连通。只是,他借用斩龙台的力量,也不能透过污浊的七彩湖水,不能看清楚。只能隐约感觉到,细微的空间波荡,是由湖底传开。“你感觉到了什么?”沉默了许久的白骨,在湖边冷不防地,来了这么一句。他瞧出了虞渊眼神中的异样……“唔!”虞渊微微一惊,没想到作壁上观的鬼神白骨,会突然间出声。“感觉到了空间的波动,可我没办法看清楚。不过,我怀疑他们兴许被源界之神蛊惑了,在浩漭内部响应着源界之神,于湖底开辟了一扇门。”虞渊嘴角泛着冷意,言辞不再客气,“浩漭的内战,我倒是能接受。可如果两位勾结外界的敌人,想对浩漭的各方势力,里应外合地下手……”摇了摇头,“那我可就要斩草除根了!”此话一出,白骨的脸色也变得冰冷,于是以探究的目光,看着显得局促不安的袁青玺,道:“可是他说的那样?”在白骨面前,一直很坦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袁青玺,第一次犹豫了。袁青玺显得很为难,想道出真相,可似乎又顾虑着什么。“袁先生,画卷不打开,他就不是幽瑀!还请慎重!”煌胤严厉地沉喝。袁青玺神色微变,一

文学

咬牙,竟从半空中落下,向着白骨缓缓跪下,垂头道:“请您谅解,老奴只能和您说,老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和鬼巫宗。为了让您重返这片天地,统领着我们,让鬼巫宗恢复昔日的荣光。”他一边说话,还在一边磕头。他对白骨表现出的,发乎内心的尊敬和爱戴,一点不掺假。白骨静静看着他,眼眸深处也闪耀出动容的光芒,而且白骨也感觉出,自己对他的一丝愧疚……“算了。”白骨没继续深究。咻!咻咻!围绕着虞渊的,一条条七彩色的小龙,则是向下面的七彩湖而去。“你非要作死对吧?”煌胤脸色阴沉,眼窝深处的紫色魔火,有一团飞出,瞬间融入下面的七彩湖。下一刻,一头浑身喷火的蛟龙,从湖中飞出。蛟龙的身躯,似乎是以七彩湖的湖水凝成,又掺杂着什么异物。这头喷火的蛟龙,只有一只眼睛,眼瞳内摇曳着紫

男人的车太快了,车有点脏

色魔火。显然是被煌胤的魔魂给附体。呼!呼呼!奇怪的蛟龙,朝着那些彩色小龙喷火,火焰内传来的气息,就是炽烈的地火。七彩色的小龙,被那些火焰冲击到,还真是迅速消融。蓬!因这头蛟龙飞出,七彩湖的湖面,也燃烧起烈焰。另一边。密密麻麻地,充满了天空的魔头、幽魂,还有散逸着污秽气味的异类,被缺了一只眼窝紫火的煌胤掌控着,当真开始布阵。第一个阵,赫然就是“魂裂”!涌动着的魔头、幽魂,咆哮着,凄厉地尖叫着,发出鬼哭狼嚎的刺耳魔音,如要撕裂所有能聆听到魔音者。“魂裂”形成时,斩龙台坐落着的一方空间,就像是被无形的神刀切割。空间“吱吱”作响,似乎要被撕扯成碎片,连带着的斩龙台,虞渊,还有煞魔鼎,似乎都将因此支离破碎。“魔潮引发的魂裂,果然有点意思。”虞渊点了点头,站在斩龙台上方的他,轻轻一跺脚。从斩龙台边沿,突然荡漾起了七彩的涟漪,瞬间稳固了空间。“去!”一道心念泛起,漂浮在他头顶的煞魔鼎,直接冲向了涌动的魔头、幽魂中。黝黑大鼎旋转着,开始缓缓放大。一簇簇的魔纹,在鼎壁发生着奇诡的变化,似被虞渊的魂丝,重新去调整,去绘刻全新的图纹。墨色魂能从魔纹中涌现,旋动中的煞魔鼎,鼎口如骤变为吞纳众生之魂的池子。呼!呼呼呼!“魂裂”尚未真正形成,里头的魔头、幽魂,就如倾盆大雨般,浇灌到煞魔鼎。然后,便瞬间消失在鼎内小天地。“封天化魂阵!”“化魂池!”袁青玺和煌胤突然凌乱了。此刻,漆黑鼎壁上方的魔纹,那繁复复杂的线条,变得无比的神秘,从中散逸的气息和味道,并不是煞魔鼎原本具备的。陨月禁地,那深藏地底的化魂池,池壁的魔纹才是如此!那是神魂宗的奇奥阵列!所针对的,就是呼啸在陨月禁地的邪魔外物,包括从域界通道内,被刻意释放出来的天魔!天魔,都是神魂宗当年弄出来,供门人弟子炼化的。何况是头顶那些,远不及天魔强悍,没灵智,

口交,爱情和酷的细节

等阶极低的魔头和幽魂?就那么一霎那,便有近万的魔头和幽魂,直接被煞魔鼎吞下,在鼎内的小天地,呼呼地流向底层阶梯的凹糟。一入凹糟,它们如被钢钉给钉住,动都动不了。在虞依依的操控下,大鼎对此类魂灵开始炼化,让它们向着被驯服的煞魔蜕变。“你,你……”身为地魔始祖之一,煌胤突哆嗦起来,他心痛至极地,看着受他召唤而来的漫天魔头、幽魂,突然被煞魔鼎吸扯。“单单是煞魔宗的秘法和阵列,当然没这样的功效,可你们似乎忘了,我是从何处踏入修行路的。我在陨月禁地,驾驭化魂池大杀四方,以那封天化魂阵横行无忌的事,你们当真不知?”虞渊怪笑着嘲讽,“我既然对化魂池那么熟悉,连我参悟的擎天九斩,都刻印在池壁,我当然知晓化魂池的神妙!”“对付你们,还是要用神魂宗的手段和阵列,毕竟你们就是被神魂宗清理掉的!”说话时,又有近两万的魔头和幽魂,隐没在鼎口。煌胤快要疯了,他又开始咏唱,以古老的魔语驾驭魔潮,让那些幽魂魔头逃脱。可是,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煌胤,我现在很感谢你,我是出于真心。这煞魔鼎,能不能和当年一样强大,就看这一波了!”虞渊在斩龙台闭上眼,三魂齐动,专注地运作化魂阵列。哗!哗哗!浩浩荡荡的幽魂,魔头,灵体形状的异类,在那煞魔鼎的阵列一变后,像是被磁铁吸扯的铁锈,纷纷落入鼎内。……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44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