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生子小说 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揭开皮质搭扣。翻开乳白色封皮。厚实的纸页在指间沙沙作响,给人一种异常满足的感觉。一串串色泽鲜红的咒文在纸页间浮起,立体中带着几分朦胧。郑清看着那些陌生而又晦涩的咒式,感觉其中的每一个字符似乎他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后,每一段咒文又都那么陌生。更令他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并不需要像普通咒语一样,将法书上的咒文吟诵出来。只是视线掠过,在脑海中闪过相关的倒影,法书上那些相对应的咒文便会逐一亮起,深红色的光芒如跃出地平线的朝日,醒目而又灿烂。旋即,男巫体内那些早已近乎沸腾的禁咒气息,便像被套上鞍鞯的烈马,变得驯服起来。当然,驯服并不代表消失。就像一群受惊的野马群,之前没头苍蝇般四处乱蹿,许多野马在狂奔过程中相互冲撞,或者跑散,显得混乱无序。而现在则出现了一匹头马,在它的带领下,野马群收拢了散乱的队伍,排出合适的队形,踏着整齐的节奏,呼啸着掠过一座座山头。如狂风,如骤雨,如雷霆。男巫的视线在咒式间飞快扫过,一目十行;书页在手指尖一页页揭过,然后变成一片空白。奔腾的野马群规模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以至到了后来,郑清感觉不是自己在翻读法书,而是那股喷薄欲出的气息裹挟了自己,在飞快的翻书。甚至他闭上眼睛,也不影响继续‘阅读’那道咒语。在这股气息的推动下,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清醒,也越来越高邈,他的意识仿佛成为了体内的第三者,漂浮在身体与灵魂之上,平静的漠视着那不可控的一切自然发生。而距离他意识更加深远的地方,隐隐约约传来模糊的问答:“……如此乎礼之急也?”“夫礼者,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何谓之死?”“未知生,焉知死!”“何谓之生?”“曰而立、曰不惑、曰知天命、曰耳顺、曰从心所欲,不逾矩。死者,人之大惧;生者,人之大欲也。”“何谓之人?”“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别声、被色,而生者也。故圣人作则,必以天地为本,以阴阳为端,以四时为柄,以日星为纪,月以为量,鬼神以为徒,五行以为质,礼义以为器……以为器…为器…器…”礼义以为器!最后回答反复回荡在郑清的意识之中,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礼,他曾经听先生提过,是秩序的化身;义,他不止一次做过,就像不久之前的选择。以义为器,以礼为核。曰从心所欲,不逾矩也。男生紧闭的双眼豁然张开,面前的法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深红色的光辉以法书为中心凝聚着,如一道细长的立柱,上破苍穹,下抵深渊,虽在浩瀚天地间如毫毛般纤细,但那股锐利与迫人的气息却像逼近眼珠前的锋刃,令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了视线。仿佛多看一眼,都会遭遇不测。郑清并不在其列。因为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道细长的红色光柱中蕴含着的,是从他体内源源不断溢出的禁咒气息,只用了很短时间,原本几乎要撑爆他心湖的青色气团便被掠夺一空,甚至禁咒种子生成的大树,也在光柱的吸纳下不断退化,从大树变成小树,抽出的树枝一根根缩小,叶子一片片消失,直至重新退化成一颗种子。只不过与最初时相比,这颗种子显得愈发凝实,种皮上多了许多神秘符文,籽粒也更加饱满有光泽。伴随着最后一丝禁咒气息被抽走。法书上最后一个字符缓缓消散,化为一抹深红的流光,投入那道光柱之中。皮质的搭扣如一根灵活的手指,在虚空中爬来拉去,拽着底层的封皮,用力合上法书。啪嗒。搭扣主动扣死自己。法书身上最后一丝活力耗尽,似乎变回了一本普普通通的法书。郑清迟疑几秒钟,先把法书塞回了灰布袋,然后才看向面前那根红色立柱,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在被黑猫送上来时,他原本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比如翻开法书的一瞬间,他就化作一团巨大的光球,将那条青铜色巨龙炸的粉碎;或者他还没来得及翻开法书,就被巨龙一口唾沫喷的飞灰湮灭;亦或者在他扣动‘扳机’的过程中被各种意外打断。唯一没有预测到的,是他安安全全翻开了法书,老老实实‘读’完了咒语,整个过程虽然很短暂,但却意外没有任何一位大巫师或者大妖魔打断。大巫师们没有干涉,郑清可以理解,毕竟他身上还披着九有学院的红袍子,是根正苗红的巫师。大妖以及那些黑暗议会的议员们没有动手,则令男巫有些摸不着头脑。不仅没有动手,郑清身前那条首尾相

两个人怎么开车

衔的青铜巨龙甚至还停止了施展它的天赋魔法,没有继续重置时间,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这一切都让男生心底发毛。所有人都在用奇怪而又意外的目光注视着他。包括他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扣动扳机后,为什么还活着,禁咒也没有生效。也不知道眼前这根禁咒气息凝出的光柱应该怎么引发。感受到四周越来越沉重的目光。郑清终于迟疑着,伸出手指,碰在了那根红色光柱上。手感很轻,就像一根没有什么重量的真正的光柱。男生的手指微微用力。然后在他呆滞的目光中,那根红色光柱被轻而易举推到,擦着青铜巨龙的身侧,悄无声息的砸向远处那座沉默的内堡。挡在途中的冰山船长与星空学院院长大

文学

骂着,仓促逃开。呼。像炽热的刀子切进奶油蛋糕,原本在妖魔大军疯狂进攻下仍旧安稳如山的内堡防御法阵,在倾倒的红色光柱面前毫无抵抗力,半空中完全绽放开的结界努力挣扎几秒

休息一下,看28本小说

后,便砰然破碎,化作漫天光雨。远远的,郑清依稀看见似乎还有一株大树,被切去了小半个树冠。“这……我不是故意的。”年轻的巫师孤零零的飘在半空中,喃喃道。一股小小的冷风吹过。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由内而外,都凉透了。:。: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44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