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杨开又想起之前榕树下那些纳凉的人们的闲谈,看样子这个娃娃便是牧捡回来的小十一了。望了一眼躲在牧身后的男孩,杨开失笑摇头,迈步前行。“后辈,成败在此一举,人族的未来就靠你了。”牧的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杨开头也不回,只是抬手轻摇:“前辈只管静候佳音。”夜幕如无形猛兽,渐渐吞没他的身影。“六姐,他是谁啊。”那小男孩开口问道。牧抬手揉揉他的脑袋,轻声回应:“一个远道而来的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讨厌他!”小男孩簇着眉头,“看见他我就想打他。”牧教训道:“打人可是不对的。”小男孩嘟囔一声:“好吧,那他下次再来的时候,我出去玩儿,不去看他!”牧轻轻地笑了笑。小男孩疯闹许久,此时困意席卷,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六姐,我想睡觉了。”牧弯下腰,宠溺地将他抱在怀中,柔声道:“睡吧。”长街拐角处,前行中的杨开蓦然回首,望向那黑暗深处。乌邝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怎么了?”杨开没有回应,只是面上一片思索的神色,好片刻才开口道:“无事,许是我想叉了!”乌邝就忍不住嘀咕一声:“莫名其妙。”……神教禁地,尘封之地。这里是第一代圣女留下的考验之地,唯有那谶言之中所预兆的圣子才能安然通过这个考验。谶言流传了这么多年,总有一些别有用心之辈想要冒充圣子,以图一步登天。但那些人,从没有哪一个能通过尘封之地的考验,唯有十年前,那位被巽字旗带回来的少年,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也正因此,神教一众高层才会确定他圣子的身份,秘密培养,直至今日。今日此地,神教圣女,各旗旗主齐聚,肃然以待。只因今日,又有一人走进了尘封之地。等待之中,诸位旗主眼神暗暗交汇,各自力量暗暗蓄积。某一刻,那尘封之地厚重的大门开启,一道身影从中走出,落在早就布置好的一座大阵之中。大阵嗡鸣,威能蓄而待发,杨开神色紧绷,左右观望,沉声道:“诸位,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大阵比他与左无忧之前遭遇的那一个明显要高级的多,而且在暗中主持阵法的,俱都是神游境武者。可以说在这一方世界中,任何人落入此阵,都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出来。圣女那独有的温柔声音响起:“不必紧张,你已通过尘封之地,而眼下便是最后的考验,你若是能够通过,那神教便会尊你为圣子!”杨开的眼神顿时阴鸷,冷冷地望着圣女:“这种事,你们之前可没说过。”巽字旗旗主司空南佝偻着身子,笑呵呵地道:“现在跟你说也不晚。”“你们耍我?”杨开爆喝。司空南劝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浮气躁。”马承泽双手按在自己肥大的肚腩上,脸上的笑容如一朵绽开的菊花,忍不住嘿了一声:“你若心中无鬼,又何必惧怕什么?”杨开的目光扫过站在四周的神游境们,似是认清了现实,放缓了语气,开口问道:“这最后的考验又是什么?”震字旗旗主于道持道:“不需要你做什么,站在那里即可!”这般说着,转头看向圣女:“殿下,开始吧。”圣女颔首,双手掐了个法决,口中呢喃有声,猝不及防地对着杨开所在的方向一指。瞬瞬间,天地嗡鸣,那天地深处,似有一股无形的隐藏的力量被引动,轰然落在杨开身上。杨开顿时闷哼一声。心头明了,原来这就是濯冶清心术,借整个乾坤之力,驱除外邪。而这种事,唯有牧亲自培养出来的历代圣女才能做到。在那濯冶清心术的笼罩之下,杨开咬牙苦撑,额头青筋逐渐迭出,好似在承受巨大的折磨和痛楚。不片刻,他便难以坚持,惨嚎出声。尽管站在四周的神教高层早有所料,可是见到这一幕之后还是忍不住心头戚戚。随着杨开的惨叫声,一缕缕黑色的迷雾自他体内弥漫而出。“哼!”乾字旗旗主一声轻哼,望着杨开的眸子溢满了厌恶,“宵小之辈也敢觊觎我神教权柄!”司空南摇头叹息:“总有一些不自量力准备被利益蒙蔽身心。”濯冶清心术在持续着,杨开体内弥漫出来的黑雾逐渐变少,直至某一刻再也不复存在,而此时他整个人的衣衫都已被汗水打湿,半跪在地,模样狼狈至极。圣女收了术诀,望着大阵之中的杨开,微微叹息一声:“说吧,冒充圣子到底有何居心?”杨开霍地抬头:“我就是神教圣子,何必冒充?”圣女道:“真正的圣子在尘封之地中,决不可能被墨之力所侵,你从尘封之地中走出,却被墨之力浸染,那就不可能是圣子,另外再与你说一句,神教圣子……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找到了!”杨开闻言,瞳孔一缩,涩声道:“所以你们自一开始便知道我不是圣子。”“不错!”杨开顿时怒了,咆哮道:“那你们还让我来这尘封之地考验?”司空南道:“

十大必看散文,经典散文

你入城时闹的沸沸扬扬,你的事总需要给无数教众一个交代,这个考验便是最好的交代。”杨开露出恍然神色:“原来如此。”圣女道:“还请束手就擒。”“休想!”杨开怒喝,身形一矮,瞬间冲天而起,欲要逃离此地,然而那大阵之威却是如影相随,始终将他笼罩。主持阵法的几位神游境同时发力,那大阵之威陡然变得无比沉重,杨开猝不及防,好似被一座大山压住,身形复又坠落下去。他狼狈起身,悍然朝其中一位主持阵法的神游境杀去。“找死!”震字旗旗主于道持低喝,闪身入了大阵。与此同时,黎飞雨也抖出一柄长剑杀向杨开,同时高呼警醒:“此人手段诡谲,似有神魂秘宝护身,莫要催动神魂灵体对付他!”于道持冷哼:“对付他还需催动神魂灵体?”这般说着,已欺身到杨开面前,狠狠一拳轰出。这一拳没有丝毫留手,以他神游境巅峰之力,显然是要一举将杨开格杀当场的。大阵外,见得此幕的圣女心中叹息一声。这些年来,究竟是谁在幕后主导了一切,她心中并非没有猜测,只是没有实际性的证据。眼下情况,就算杨开对神教居心不良,也该将他拿下仔细盘问,不应该一上来便出如此杀手。于道持……表现的太急切了。尽管昨夜与杨开商讨细节时得知了他许多底牌,可此刻还是忍不住担忧起来。然而下一瞬,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面对于道持那一拳,杨开竟是不闪不避,同样一拳轰出。轰地一声……两道身影各自往后跌飞。黎飞雨一柄长剑化作剑幕,将杨开笼罩,封死了他所有退路,这才有空开口:“忘记说了,他天赋异禀,力大无穷,墨教地部统领在与他的正面对抗中,落败而逃!”司空南惊叫道:“什么?他一个真元境打退了那姓钟的?”黎飞雨的情报是从左无忧那边打探过来的,左无忧入城之后便一直被离字旗掌握在手上,其他人根本没有接近的机会,是以除了黎飞雨和圣女之外,杨开与左无忧这一路上的遭遇,所有旗主都不知晓。但墨教的地部统领他们可太熟悉了,作为彼此敌对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自然知道地部统领的肉身有多么强悍。可以说放眼这天下,单论肉身的话,地部统领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那般强大的家伙,居然被眼前这个青年给击败了?还是在正面对抗之中?此事若非黎飞雨说出来,众人简直不敢相信,委实太过无稽。那边于道持被击退之后显然是动了真怒,一身力量涌动,身形再度杀来,与黎飞雨呈夹攻之势,前后袭向杨开。“这家伙有些危险,老头子本不想以大欺小,但既对我神教有恶意,那就不必顾忌什么道

异地恋一晚上要45次

义了。”司空南叹息着,一步踏出,人已出现在大阵之中,轰然一掌朝杨开头顶落下。霎时间,三大旗主已对杨开形成围杀之姿。这一场大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激烈和凶险程度却超乎所有人的预料。参战者除了那冒充圣子之人,赫然有三位旗主级强者

文学

。三位旗主联手,再辅以那提前布置好的大阵,这世上谁能逃出?前后不过半盏茶功夫,战斗便已结束。然而神教一众高层,却没有一人露出什么欣喜神色,反而俱都目光复杂。“怎么还把他杀了呢?”司空南望着黎飞雨,本就佝偻的身子愈发佝偻了,那个方向上,黎飞雨当胸一剑,将杨开的身躯刺穿,此刻已然没了气息。黎飞雨面色微微有些苍白,摇头道:“没法收手。”:。: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44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