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农村乱肉)最新章节列表

我抬头看见前面有辆保时捷。
副驾驶的窗户半开着,露出半张脸。
我擦去眼睛里的雨,看着车里的人。
这是凌晨云,他穿着一件条纹衬衫,带着一种相当普通的棕色质地的烫发,蓬松典雅,两条浓密的眉毛在柔软的涟漪下,仿佛总是挂着一个微笑。
“我送你回家。”他扬起眉毛对我说。
其实公司就在前面,两步,我只想冷静下来,等雨停。
我摇摇头,笑着对她说:“谢谢,公司就在前面,雨停了我就走。”
“嗯。”他打开驾驶座的门,在雨中走了出来。他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把伞,递给我。他笑了。
我一句感谢的话也没说,他上了车,向我眨了眨眼。”你嫁给了我的二哥,这很突然,又有一天要回家吃饭,我还有一笔预付款,再见!”
我看了看手中的黑色雨伞,前面的保时捷跑掉了,溅在路上的水,我还没有反应,水溅在我的白裤子上。
晚上回家的路上,凌莫凡刚从办公室出来。
“你不是出差吗?”我以为他至少会在半夜或明天回来。
凌莫凡身着深褐色睡衣和一双棉拖鞋,走到我跟前,皱着眉头,看见我的伞。
“你怎么知道的?”他跟着我?
“这把伞是他的。”他看了看我的伞,对我说:“这把伞是在巴西买的,上面有他最喜欢的足球明星的签名。”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我没注意到,我往下看,看到一个巨大的银色英文字符串。
“今天下雨了,我在公共汽车站,他走过来把伞借给我。”我要向他解释。
“好吧,他的伞撑不住了。”凌莫凡看着我,走上前去。
我打算把伞放在阳台上晾干。听了玲玲的话,我回到家,用吹风机把伞吹到一边。我把它直接放在房间里。我打算明天把它收起来。我会找一个更漂亮的手提包放回去交给凌。然后让凌把伞给她。
有钱人家,连伞都很贵。
我的自尊心又被击中了。
晚上,我想起了下午和谭淑在咖啡馆的谈话,我失眠了。
我不恨谭淑,但我真的不喜欢他,今天在咖啡馆看到他后,我甚至开始恨他了。
我们该怎么办?
我心里没有背景,如果凌莫凡知道,他会怎么看我?
不,我要尽快确定我父亲和凌莫凡在一起,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和凌莫凡离婚。
凌莫凡在大堂的沙发上看报纸,看见我下楼,抬起眼皮。“今天我要去拜访公司,你在家休息,下午我带你去考试。”凌莫说了冷酷的话,用不妥协的语调对我说。
我很抗拒,在医院检查后,很快就会被凌莫凡发现。
“先生。“玲,关于我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帮我?”我走着,站在他身边,鼓起勇气问。
“叶小姐,正如我所说,只要你行为端正,我就帮你照顾你父亲!”他不是叫我的名字,而是叫我的名字叶小姐。
我的心被撕碎了,突然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不适感。
“谢谢。”我低声说,再也不敢看男人了。
“下午到医院检查,晚上和我一起到凌家,我要正式把你介绍给家人。”他的语气像极地冰川,脸像斧头一样锋利,冷冷的眼睛更深。
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会被夸大到让人发抖的地步,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如何显得如此有限,突然变得如此可怕。
他问我:“你有没有打算告诉你的家人我们的婚礼?”
我不知所措地回答说,他会失望吗?如果我回答不,我会感到非常生气。
最后,我什么也没说。
“你父亲出狱后,你会和我离婚吗?”他放下杂志,眯起眼睛。
他说得对,我父亲出狱后,我会找到最好的机会和凌莫凡离婚。
我已经可以出去玩两个月了,但我的孩子不允许我继续。
“说吧,叶小姐。”那个人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我想我先犯了个错误。凌莫凡还没开口,我就主动道歉:“先生。玲,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现在就戴上戒指。”
我转过身,开始往上爬。
凌莫凡抓住我的手腕。你是我的妻子,作为我的妻子,你必须履行你妻子的义务,叶小姐,我希望你永远记得你的身份,不要让我反复提醒你!”
他的话,像一个电阻,切断了我的大脑电流,我无法独立思考。
我的心越来越沉。
“我们的关系就是拿对东西,你要钱,我要救你父亲,我唯一的目的是,你不像我父亲给我的妻子叶小姐那样尴尬,我可以随时结束这段关系,只要不要让我觉得这笔交易毫无价值。”
他的瞳孔缩小了,眼底的灯光闪烁着。
我站在凌莫凡的身后,握着手掌,手心冷得出汗,“凌莫凡,你喜欢男人吗?”
他转过身来,沉默的分子在空气中,仿佛温度突然下降,男人转过身来沉默,“叶进云,你不必再考验我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能不能,我们可以试试吗?”
做完后,他抬起腿走出大厅。
正如我所听说的,凌莫凡总是可以平静地说一个流氓,而且他的外表也很深沉,如果我不仔细考虑,我就不会明白他说的话。
多么柔软,多么优雅的深度,有一天我们可以尝试什么?我捂住温暖的脸颊,拍打胸膛,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好。
我坐在沙发上,很不高兴。
下午在医院做体检,晚上在家吃晚饭的想法使我心烦意乱。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叶梦娅又给我发了一封信,敦促我尽快给她汇款。
其实我真的没有钱,五百万,如果我张开嘴,凌莫凡想要五百万,他怎么想,人不是我的经销商!
下午三点钟,赵书记来到家里,带我去医院检查。
在医院门口,我反复确认,“赵书记,你的院长真的不来医院吗?”
“不一定,董事长有个临时会议,所以迟到了半个小时,董事长刚刚给我发了一个特别的微信,说董事长现在正在路上。”赵书记笑着对我说。
我坐在车里,不想出去。转过头来,我继续对赵书记微笑。赵书记,你平时工作很努力。我认为你的总统每天都很幸运。他速度很快。要么在这里开会,要么在那里出差。你和总统一样强硬!”
赵书记笑着说:“夫人,凌董事长是个企业家,很多商业决策,需要无数的数据分析,董事长的辛勤工作,我们说不出一半的话。”
“唉,这也是……”
“夫人,你该下车了。预约你的医生是权威的内科专家。你让专家等了十分钟。”
“哦,赵书记,我真的很抱歉,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大的健康问题,或者,我觉得你平时工作很努力,你看,你是凌将军的右臂,左右臂,身体不能交叉,我在车里等你,这样的机会让你更适合……”
我开始大声说话,车后有个喇叭。
赵书记赶紧下车,打开了我的乘客座位的门。
“啊?”还没上路,这十分钟还没到,怎么来的,我下车,环顾左右,眼睛盯着后面的车。
汽车后座是从里面打开的。凌莫凡穿着一件烟灰色的衬衫,裤子并没有褶皱,裹着长腿。
那个人来找我的钱。
“你,玲……”我结结巴巴地想,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说。
凌莫凡牵着我的手,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声音线很低。现在是4点5分,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检查你的身体,我们需要在6点30分之前赶到凌。”
我的心很冷。
身体检查似乎不可避免吗?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51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