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再深一点)最新章节阅读

南星穿着粉红色的小西装,戴着一个漂亮的珍珠手提包,凝视着大厅的镜子。
透过镜子,她看见南溪月走了下来,转过身来。
南阳星见南溪月不肯听她说话,故意聚拢在一起,担心自己的样子:“姐姐,你要去上班吗?”
她说,她突然想到了这样的事情,说是有罪的,“啊!我忘了!从今天起,我妹妹就不用去上班了!看看我的记忆。”
南溪岳闻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你的大脑不好,去看医生。你在我面前假装疯了干什么?»
南阳星是白色的,有点生气,但一想到南溪月今早被陆杭瑞溶解了,她又黑又清新。
“姐姐,别这么凶,不然哪个男人会接待你的,你看,像艾瑞格的那个温柔的男人,会离开你的。”南阳星故意说。
南溪一动不动,她已经看到了。
“把垃圾倒进垃圾箱有什么不对?”南溪岳挂着嘴。
一言以蔽之,南阳星在风中,兰子一边也看到了,争吵不休,他们的母女从来都不是南溪月的对手。
如果平时兰子一定不能咽下这一口气,帮南阳星和南溪岳好好打一架。
但今天,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拉着南阳星,劝道:“好吧,宝贝,对这样的人生气是不值得的,别忘了,今天你一定要和杭瑞一起选一件晚礼服,为伏酒做几天的准备!”
看来他是想说服南阳星,但他只说他要出现在南溪月。
毕竟,几天后,傅的酒宴成了海城名人圈讨论的焦点。那些能参加福酒宴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一边的南阳星听了兰子的话,立刻知道谁是最重要的。
她没有时间和南溪月吵架,看了看天气,拉着兰子走了。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妈妈,你说得对,我们该走了,否则杭里科会担心的。”
她轻蔑地瞥了一眼南溪月,穿着高跟鞋走了。
看着兰子母女的离去,南溪月感到无聊,耸耸肩,走向客厅的沙发,坐下来品茶。
那时候出去,也许你会遇到来接他们的陆杭瑞。
南溪岳心情很好,不想让一个臭气熏天的人毁了自己的好心情。坐下来喝两杯茶。他们走还不晚。
不知不觉中,喝了两杯茶,十多分钟前,南溪月正要起身出去,这时他看见一个女仆从门口走了进来,正朝她走去,“夫人,外面有人在找你。”
南溪月闻了闻,微微选择了眉毛。
有人在找她吗?
南溪岳岳心里有点疑惑,就走了,看见一个奇怪的中年人站在铁门前,手里拿着一个黑色丝绒缎带的米色大盒子,朝她看去。
南溪月走上前问:“你在找我吗?”
“这是南溪月小姐吗?是一位绅士叫我把它寄给你的。”那人说。
南茜月一时猜不出是谁送来的,但她看着那个男人拿着那个大箱子,犹豫了一会儿,只好把它拿走了。
箱子不重,南溪月把它带回家,放在茶几上,打开盖子。
盖子被拉到一边,这时,南溪月的眼睛碰到了一个闪亮的紫色地方,那是一件晚礼服,闪亮,耀眼。
一件好的C型晚礼服,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人群中最耀眼的。
几秒钟后,最初的惊奇慢慢消失了,南溪月灵巧地把纸牌从盒子里拿出来,打开看了看。
请柬上写着客人的名字,最后一个名字是“傅四珍”三个字。
这篇文章看起来像是似曾相识,似乎是傅思晨亲自写的。
他送上晚装和邀请函,意图已经很明显,南溪月正在考虑去,突然手机“叮咚”一声,收到一条新消息。
昨天,在她和傅世晨分手之前,他说如果他想到如何还钱,他会通知她。
而且,这个人付得更早,她会更轻松。
她一想,眼睛就落在她面前的箱子上。
无论是盒子还是晚礼服,它都非常精致,即使是一个小细节,也能看出她的内心深处。
就在盒子的正上方,南溪月看到上面有一个小的金色标志,这是一个简单的单词——“甜蜜”。
与此同时,在二楼的“雅致”个人服装定制室,傅世晨站在窗边,透过透明的玻璃望去,眉毛没有聚焦,似乎在想什么。
这时,他的得力助手宋玉刚挂了电话,匆匆忙忙忙地低声汇报。
傅思晨闻了闻,轻轻点头示意知道,眼睛仍在窗外。
看着和平日有点不同的老板,宋玉虎怀疑,他跟踪傅思晨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他在女人身上。
另外,南溪月有很多“黑故事”,在国外学习成绩不好的时候,晚上也不是目的地也是一件平常的事,典型的女孩问题。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老板认为她是个大人物。
虽然心里低语,但不管是谁,只要老板看着女人,就是他的老板。
站在旁边的傅思晨不知道宋越到底在想什么,眼睛不经意间移开了。他看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手牵手穿过透明的玻璃走向一楼门口。他看了看。他看到两个人的脸后有点冷。
他转过身来对宋玉说:“下来,告诉店长今天的生意还没做完。”
下楼,南阳星抱着陆杭瑞的胳膊,快活地走进门,却突然被站在门口的两个保安拦住了。
店长从里面走出来,脸上虽有专业的笑容,但眼睛里却没有笑容。
“关门了吗?我刚看到有人进来。”南阳星的脸突然变质了。
据说制衣工艺是从皇宫传来的。后来,他经历了中华民国和新中国。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可以在这里定制衣服的人不是懒惰的人。为了在这里定制一件礼服,南洋星特意要求陆杭瑞为这段感情预留一个座位。
但谁知道他们现在在门前和公共场合被捕有多丢脸?
“对不起,我们真的关门了。”
她只能照老板的吩咐去做,既不让也不让,半途而废。
“我们有个约会,”陆说。
店长好像没听见似的,在门口停了下来,不让他们进去。
南星看了看这个姿势,气得精神顿时压不住了,“你是怎么说的,你是故意反对我的?”
平时,我被这些钱姑娘们嘲笑和轻视,但现在一个小区的店长,竟然敢轻视她!
店长停下来坦率地回答说:“是的。”
这时,南洋星的脸上一片青一片白,几秒钟后,她怒气冲冲地看着店长说:“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小心点,我要把你的海城店搬走!”
南阳星头晕,说了些傻话。
店长一动不动,她在这家店已经15年了,看到有多少家店关门了,但这家店还在蓬勃发展。
路行睿知道这家店有多深,就把南洋星拖到身后,耐心地看着店长问道:“我不知道,我们冒犯了谁吗?”
陆杭瑞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办事员不能让他们难堪。
但如果还有其他人,很难说。
店长停下来,听到耳机塞进他的耳朵里的声音,然后重复道:“是的,你冒犯了我们未来的老板。”

原创文章,作者:猫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ibaomao.com/172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